关注我们
QRcode 邮件联系 新浪微博
首页 > 服饰资讯 » 正文

随笔 | 彭宝翠:爱上爬山

   条点评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顶部

  “远看像逃难滴,近看像要饭滴,仔细一看,原来是吃饱撑得没事干滴,多看两眼,才知道是到处乱窜滴,只有了解,才明白是户外锻炼滴!”低头看看自己的这身打扮,忍不住笑出声来。是谁这么有才,把驴友描写的这么不堪,又是这么形象。脚着登山鞋,一条破牛仔,T恤衫外加一件防晒衣或冲锋衣,右手一根登山杖,左手托着相机,每次爬山我差不多都是这么一身打扮。逃难也好,要饭也罢,爱上爬山,脚步就停不下来,心也收不住了。

  我一直认为行走是最动人的姿态。五颜六色的队伍行进在蜿蜒的山间小路上,穿行在寂静的山林中,优美的音乐从播放器里流出,让人情不自禁地跟着哼唱,兴致高时大吼一嗓子,听凭回声在山中回荡……走在路上,忘了年龄,也忘了自己是谁,尽情地撒欢,可以快乐到像个无忧无虑的孩子。

  只要是爬山,甭管去哪儿,每一次都乘兴而去,尽兴而归。泰山山脉从西南到东北,层层叠叠的山峦连绵不断,一直延伸到美丽的泉城济南。四季风光不断变幻的南山,充满着无穷的魅力,即便是同一座山,不同的季节也会给人带来不同的乐趣。

  一年中最爱的是山里的春天。这是一个色香味俱全的季节。花事一场接着一场,花期稍纵即逝,每个周末都要精打细算,唯恐错过这山的桃花红,那山的梨花白……南山最多的要数连翘花了,四月中上旬连翘花盛开,满山如祥云飘落,一片片金黄与青松相映衬,令人沉醉其中,流连忘返。站在山顶的巨石之上,被满山的连翘花包围着,犹如神仙下凡一般,飘飘然不思人间的愁苦。到了四月中旬槐花陆续开放,可谓熏风过山十里飘香,绿云初成如梦如幻。槐花嘟噜嘟噜地挂在嫩绿的叶子中间,远看似雪,近看如玉。吃货最开心的时候到了,摘上一兜香喷喷的槐花,回家做一顿美味的槐花鸡蛋饼,包一锅槐花肉粉条大包子,口齿间满是槐花的芬芳。春天的大山富有而慷慨,薄荷、藿香、野韭、山菊、山苜楂、蒲公英、白蒿、荠菜……各种草芽争相出土,无一不是美味,爬山挖野菜,差不多成了这个季节的主题。

  逢夏山峦披绿毯,雨后涧水声潺潺,蛙游溪水苇草旁,鸟翔青山白云间。到了夏天,草满山径树成荫,满山满坡的绿令人陶醉。有了水,山也灵动起来,背阴的山石上覆着嫩绿的青苔,水边或许生长着一丛丛嫩绿的水芹菜,还有茂盛的水薄荷。忘忧草静静地盛开在人迹罕至的山坡上,雨后松林下碰巧能采到松菇,斛树林里有时会偶遇泰山赤灵芝。最惬意的事情是静坐山顶呆呆地看云来云往飞鸟过目,挂起五彩的吊床来一个午间小憩,听松涛阵阵,摇摇晃晃进梦乡。

  秋天,山是五彩缤纷的。山里的天蓝得让人没有一丝杂念,暖阳下的斜坡上盛开着大片的野菊花,香气浓郁,蜂飞蝶舞。吃草的羊儿看到有人来,就蹦蹦跳跳地消失在山林中。晚秋时节,红叶满山,层林尽染,远看如云,近看似火。没准儿在哪座山里,会遇到一树一树没人摘的柿子,碰巧就背回来一大包晒成柿子干。五谷入仓了,稻草人依然站在地里,风舞长袖。山脚下农家的墙头上挂着一根老丝瓜,狗站在房顶上汪汪地叫个不停。冬天草枯叶落,大地敞开宽阔的胸膛拥抱阳光,弯弯曲曲的山道明亮起来。山风穿林过,白雪缀草间,侧耳风呼啸,极目山连山。天气虽冷,爬起山来却一点也不觉得。深冬时节,山涧里流水成冰,有落差的地方形成了冰瀑,晶莹剔透的冰凌仪态万方,冰下水流淙淙有声。冰冻的柿子挂在枝头,吃一口又甜又冰,每年都能拍几张吃相百出的柿子照供大家闲暇时调侃逗乐。至今最念念不忘的是有一次下山后那锅热乎乎的地锅炖鸡。水塘边的小屋里,木柴的火焰在炉膛里欢快地跳动,大锅里咕嘟咕嘟炖着会飞的鸡,香气四溢,寒冷被挡在了屋外,大家伙围锅而坐,边吃边聊,蘑菇、白菜、粉皮、菠菜、豆腐随意地扔到大锅里,合着鸡汤的鲜味好吃极了,如今想起来还是垂涎欲滴。

  爬山已有三年五载了,严寒酷暑,风霜雪雨,都不曾阻挡住爬山的脚步。云里雾里药乡的魔幻树影,风雪过后天马顶嘎吱嘎吱的天籁之声,雨中藏龙涧红叶的清新艳丽……一幅幅开心美丽的画面常常在脑海里电影一般播放。何以解忧?请君爬山。最喜欢走在山水之间的感觉,远离闹市之喧嚣,倾听自然之旋律,吸收天地之精华,寻求一分脱俗的淡然,寻找生命的那一份纯真。

  【作者简介】彭宝翠,女,微信名,刺儿梅。热爱生活,喜欢户外运动,爱好摄影和文学,但均属入门级别,希望在山石榴跟各位老师多多学习,不断进步。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有宽就有路,有容就有度
返回列表

已有条评论,欢迎点评!